微作文
  今年廣東高考作文題《膠片與數碼時代》被網友票選為“最想寫的高考作文”。前日,南方都市報官微徵集不同年齡層次的網友一起來寫微作文,反響熱烈,佳作涌現。截至昨日,已有近千名微博和微信網友投稿,選登如下:
  @子九:1953年,財務審計。我是一個懷舊的人,常常翻出抽屜的黑白相冊神游。那些泛黃的記憶雖然早已塵封在歲月里,也常在完美的回憶中複蘇,那些黑白照片就像那個時代的人陶醉於寂寞的美麗。數碼以它的色彩艷麗方便快捷占領了市場,而我對老式相機黑白照片卻情有獨鐘。與數碼相比少了許多耀眼的光輝卻更值得珍惜。
  @我的春風徐來:1967年,H R D。小時候,照相是大事,家人或親友同事同學走進照相館,正襟危坐,端正的黑白照片,被仔細夾進相冊,或用“勿折”的信封,寄給遠方的惦念;工作後,相機是奢侈品,度假旅游,取景框左思右量才肯讓快門照亮珍貴的膠片;現在,拍照是數碼單反或手機隨心所欲的“卡嚓”,一如衣食住行的改變。
  @理菜姐姐:1977年,研究員。照片是一劑藥,從膠片到數碼,只是製作方式不同:前者如濃縮,後者似稀釋。兩者有相同的內容,即“時光”。人們用這劑藥,治療著自己對時光的“不舍症”:膠片記錄下最珍貴的“不忍忘”;數碼暗示了今天的每一刻都是明天的“不再來”。照片總是在醫治著患得患失和不服氣,無論載體為何物。
  @虎土土:1986年,淘寶。忘了幾歲,正在池塘邊捉蜻蜓,來了個走村串戶的攝影師。我媽指揮我站好又讓我放下手中的番薯片,我哇地哭了。這相沒照成。在她看來,照哭相無疑是浪費膠片。現在我的寶寶三個月大,從出生我就給他拍了無數照片。睡覺的微笑的洗澡的哭泣的萌照,記錄著他的變化。膠片珍貴,數碼便利,我喜歡後者。
  @_寧_七七:1992年,畢業生。外婆馬上八十歲了,她說希望在離開之前可以去北京看看。四月份,在天安門前,一家四口人的微笑定格在一瞬間。媽媽像個小孩子一樣開心地給外婆看相機里的笑臉,外婆卻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張泛黃的黑白照片,嘴裡念叨著,老頭子,終於帶你來看看北京啦。轉身,我看到媽媽匆匆擦掉了眼角的淚水。
  @MrMrH ot:2000年,學生。記憶中的童年照片是模糊但有色彩的,那時候的我每次都會擺著剪子手,求著父母把那個表情照下來曬成一張張。越長大,照片從一張張漸漸變成手機里的一頁頁,從剪子手變成淡淡的微笑,無論是黑白照還是數碼照,每張照片背後都有一個故事。照下來的可能是一瞬間,留下的卻是一個不可磨滅的永恆。
  整理:南都記者 賀蓓
  更多微作文見南方都市報官方微博、微信  (原標題:“微作文”中的“年代秀”)
創作者介紹

西城

kw48kwval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